• 首页
  • 新闻中心
  • 支持与服务
  • 支持与服务

    你的位置:恒大化工 > 支持与服务 >

    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有何深意?

    发布日期:2022-07-25 04:28    点击次数:73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发布后,引发广泛关注。应当如何准确认识和理解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这一战略部署?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有何深意?

    2月16日,在华晨宝马沈阳铁西工厂,生产中的车辆穿过办公区。新华社记者杨青摄2月16日,在华晨宝马沈阳铁西工厂,生产中的车辆穿过办公区。新华社记者杨青摄

      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生动体现

      国家发展改革委体制改革综合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重大部署,彰显了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坚定决心。

      “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可以充分发挥市场促进竞争、深化分工等优势,在更大范围内优化配置资源,提高效率。同时,有助于更好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加快转变政府职能,不断提高政策的统一性、规则的一致性、执行的协同性。”这位负责人说。

      从意见的总体要求和主要任务看,无论是强化产权保护、市场准入、公平竞争、社会信用等基础制度规则统一,还是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以及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等重大举措,都强调了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生动体现。

      意见开宗明义提出,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和内在要求。这是对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重要性的一个基本判断。

      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关键在于经济循环的畅通无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王一鸣说,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顺畅流动,不断增强我国的市场优势,才能有效吸引全球高端要素和市场资源,更好联通国内与国际市场,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强大支撑。

    海南洋浦保税港区,无人机全景照片。新华社记者张丽芸摄海南洋浦保税港区,无人机全景照片。新华社记者张丽芸摄

      把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作为首要任务

      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既是发展问题,又是改革问题。国家发展改革委体改司有关负责人强调,这涉及发展方式深层次的变革,涉及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厘清,涉及中央和地方关系的调整,必然要求攻坚克难推动深层次改革。

      意见把“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作为首要任务,从产权保护、市场准入、公平竞争、社会信用等四方面提出统一要求。

      完善统一的产权保护制度,关键是平等保护、全面保护、依法保护各类产权;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重点是维护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统一性、严肃性、权威性;维护统一的公平竞争制度,重点是坚持对各类市场主体一视同仁、平等对待;健全统一的社会信用制度,健全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综合规划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加快建立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增强市场信心;有利于促进营商便利化、提高市场运行效率;有利于维护和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提高经济发展质量。

      深化要素市场化改革最关键的是要破除要素市场分割和多轨运行。国家发展改革委体改司有关负责人表示,意见明确了构建统一要素市场这一重要改革方向,进一步部署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的重大举措,既一脉相承,又进一步深化发展。

      在土地和劳动力要素方面,意见提出“统筹增量建设用地与存量建设用地,实行统一规划,强化统一管理”等;在技术和数据要素方面,爱上你等于爱上寂寞提出“建立健全全国性技术交易市场,完善知识产权评估与交易机制,推动各地技术交易市场互联互通”等,并将能源和生态环境市场纳入统一要素和资源市场体系。

      破除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是关键所在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破除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是重中之重、难中之难,也是关键所在。

      “破除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关键是正确认识局部和全局的关系,做到全国一盘棋,统一大市场,畅通大循环。”国家发展改革委体改司有关负责人说。

      及时清理废除各地区含有地方保护、市场分割、指定交易等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政策;全面清理歧视外资企业和外地企业、实行地方保护的各类优惠政策;清理废除妨碍依法平等准入和退出的规定做法;持续清理招标采购领域违反统一市场建设的规定和做法……

      除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外,不得要求企业必须在某地登记注册;不得为企业跨区域经营或迁移设置障碍;不得设置不合理和歧视性的准入、退出条件以限制商品服务、要素资源自由流动……

      意见提出四个“清理”的硬任务和若干“不得”的硬要求,明确要动态发布不当干预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问题清单,建立典型案例通报约谈和问题整改制度。

      “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大市场,将从很大程度上决定中国经济未来的面貌。通过改革巩固和扩展市场资源优势,形成大工厂和大市场协同效应,是中国经济实现持续健康发展、在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必然选择。”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执行副院长董煜说。

      相关报道: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重磅文件释放什么信号?(中国新闻网)

      中国深化市场化改革迎来一块重要“拼图”。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10日对外公布。分析人士认为,以大市场构建新格局、推动中国市场由大到强转变,是当前深化改革的重头戏,值得各方高度关注。

      为何需要“全国统一大市场”?

      《意见》开篇便强调,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和内在要求。

      当前中国国内市场规模已位居世界前列,商品市场规模优势明显,资本、技术、数据等要素市场规模迅速扩大,但“大而不强”的问题仍然突出。

      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执行副院长董煜表示,大市场并不天然具有相应的规模效应,中国市场体系长期存在制度规则不统一、要素资源流动不畅、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等突出问题,影响了市场功能的发挥。

      近年来,中国在深化市场化改革方面出台多份重要文件,既聚焦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作出总体部署,也有构建更加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重大安排。

      此次《意见》则明确提出“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要求全面推动中国市场由大到强转变,并对更大范围、更深程度上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作出全面部署,被认为正式形成了新时代市场化改革的“组合拳”。

      “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关键在于经济循环的畅通无阻。”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王一鸣看来,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打通制约经济循环关键堵点,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顺畅流动,不断增强中国市场优势,才能有效吸引全球高端要素和市场资源,更好联通国内国际市场,为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提供强大支撑。

      董煜表示,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大市场,将从很大程度上决定中国经济未来的面貌。通过改革巩固和扩展市场资源优势,形成大工厂和大市场的协同效应,是中国经济实现持续健康发展、在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必然选择。

      建规立制稳定市场预期

      全国统一大市场怎么建?在具体操作原则上,“立破并举”成为关键词。

      “立”,着眼于建规立制。规则是奠定市场健康发展的基石。近年来中国市场设施等“硬件”不断完善,此次《意见》在进一步提出推进设施高标准联通的同时,更强调补足制度规则等“软件”短板,并就建立健全体制机制、打通制度堵点部署了一系列重点任务。

      例如,从市场健康运行底层规则着眼,《意见》提出了产权保护、市场准入、公平竞争、社会信用“四统一”的基础制度。

      “只有规则一致,政策和执行才能真正统一协同。”董煜认为,产权制度是市场之基,要完善依法平等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的制度体系;准入原则是市场的天平,要严格落实“全国一张清单”管理模式;公平竞争是市场的基本游戏法则,要坚持对各类市场主体一视同仁、平等对待;信用是市场成长的土壤,要形成全覆盖的信用信息网络。“四统一”的方向充分体现了对市场经济一般规律的尊重。

      中国市场由大到强面临的另一挑战是发展不平衡,要素和资源市场发展相对滞后,市场分割问题尚未解决。只有让要素和资源流动起来,经济才能活跃起来。

      王一鸣注意到,针对这些问题,《意见》提出了打造统一的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能源和生态环境市场的举措,比如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推动适时组建全国电力交易中心,建设全国统一的碳排放权、用水权交易市场等,这对补齐中国市场体系短板具有重要意义。

      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亦是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重要途径。“加强市场监管标准化规范化建设”“统一执法标准和程序,规范执法行为,减少自由裁量权”等表述被写进《意见》。对于新业态新模式,官方在提出“推进线上线下一体化监管”的同时,也强调要“坚持监管规范和促进发展并重,及时补齐法规和标准空缺”。

      董煜相信,这些监管要求,配合有效的落实机制,将增强监管的科学性、有效性、精准性,实现监管能力与监管效果的同步提升。而当监管更加科学,也将增强市场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

      破除壁垒用改革护航大局

      在“破”的方面,《意见》突出“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

      具体而言,相关措施包括着力强化反垄断,稳步推进自然垄断行业改革;依法查处不正当竞争行为,整治网络黑灰产业链条;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全面清理歧视外资企业、外地企业等各类优惠政策;清理废除妨碍依法平等准入和退出以及招标采购领域违反统一市场建设的规定做法等。

      不难看出,上述措施既针对市场主体也针对政府部门,在着眼打破显性壁垒的同时,更强调破除各种隐性壁垒。

      王一鸣表示,应该看到,随着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和广泛渗透,正在摧毁各种市场壁垒和藩篱,推动形成网络化的市场结构,对于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具有革命性意义。因此,一方面,要加强对平台经济等新业态新模式的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规制;另一方面,也要充分发挥平台经济在打破地区封锁和市场分割、推动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方面的积极作用。

      董煜分析说,《意见》对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清理废除妨碍依法平等准入和退出的规定做法等,都明确了要求,要加大推进力度。同时还提醒各地区“不搞‘小而全’的自我小循环,更不能以‘内循环’的名义搞地区封锁”。这意味着各方应主动清理各种壁垒,特别是要破除思想上的壁垒,把新发展理念真正落实到统一大市场建设中去。

      眼下中国经济工作中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有所增多。专家强调,对于改革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该破的就要坚决打破。惟其如此,才能以点上的改革破局为大局稳定保驾护航。

    责任编辑:贾楠 SN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