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中心
  • 支持与服务
  • 支持与服务

    你的位置:恒大化工 > 支持与服务 >

    几十位顶尖科学家最新发声:这极不可能

    发布日期:2022-07-26 04:00    点击次数:106

    近期,随着奥密克戎变异株新亚型的传播,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再次惊人反弹。

    与此同时,不明原因儿童肝炎和猴痘等新的传染病疫情也在美国快速兴起,引发全球高度关注。

    《福布斯》杂志:截至当地时间7月25日,全美已经报告了3846例猴痘确诊病例,成为全球报告猴痘病例最多的国家。

    在国内抗疫严重不力和自身病毒源头疑点重重的情况下,美国政府仍对“病毒自然起源”的权威结论视而不见,执意将病毒溯源问题政治化,妄图通过恶炒“实验室泄漏论”把自身抗疫失败的“锅”甩给别人。

    但不料,美国权威科学杂志最新发表的重磅研究论文,再次结结实实地给了美国的阴谋论者们一巴掌。

    重磅论文再驳“实验室泄漏论”

    当地时间7月26日,美国《科学》杂志接连刊发两篇有关论证新冠病毒自然起源说的重磅论文,引起广泛反响。

    这次正式发表的两篇论文早在几个月前已经发表在预印本网站上,论文的数十位作者都是全世界研究新冠病毒起源最权威的专家。

    《科学》杂志报道截图

    《科学》杂志总编辑霍尔登·索普亲自在社交媒体上推荐这两篇论文,强调它们的发表进一步否定了“实验室泄漏论”。

    霍尔登·索普在社交媒体发文说:“很多人会想出鲁伯·戈德堡式方案(指使用过度复杂的机械和迂回曲折的方法去完成一项其实非常简单的工作)来极力维护实验室泄漏论。但我很难相信,你们能以任何其他方式同时得到两篇支持人畜共患病起源论的论文。”

    在这两篇论文中,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CSD)和亚利桑那大学的研究团队梳理了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等多个渠道的数据和信息,对疫情早期的病毒传播特点进行了解析。

    其中,UCSD的研究应用了目前最全面的遗传学进化树分析和谱系追踪的方法。

    研究发现,疫情早期在人群中传播的新冠病毒可能只有两个病毒谱系。基因分析显示,这两个分别标记为A和B的谱系差异很大,不大可能是单一来源在传播给人之后演化而成。

    这意味着,两种毒株都是在动物身上演化而来,然后分别传播给人类。

    论文由此得出结论:与其他冠状病毒一样,新冠病毒的出现可能是由多次人畜共患疾病事件造成的。

    《科学》杂志报道截图

    这与法国巴斯德研究所早先得出的研究结论一致。

    法国巴斯德研究所去年9月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在老挝北部洞穴中栖息的蝙蝠所携带的冠状病毒与新冠病毒具有共同关键特征, 梦幻西游黄鹤楼这表明自然界存在与新冠病毒密切相关的病毒。

    这项发现进一步支持了新冠病毒自然起源说。

    英国《自然》杂志报道截图

    法新社报道说,弄清新冠病毒是自然地从动物传染给人类还是实验室事故的结果,对于避免下一次疫情大流行和拯救数百万人的生命至关重要。而现在,两项最新研究都指向了自然起源说。

    法新社报道截图

    参与最新研究的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病毒学家迈克尔·沃罗比表示,随着证据越来越多,他本人有关疫情起源的观点已经发生了改变。

    他此前曾表示不排除“实验室起源论”,但现在认为,两种不同谱系的新冠病毒毒株同时出现等情况足以表明“实验室起源论”极不可能。

    迈克尔·沃罗比

    “装满蛆虫的罐子”恰恰在这个国家

    事实上,自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发后,随着美国早期病例出现的时间点不断提前,美国自己早就成了最大的“病毒来源嫌疑国”。

    从水貂到白尾鹿,美国国内不断出现的“动物传人”证据越来越多。

    英国《自然》杂志:研究发现,美国东北部部分白尾鹿可能在2019年曾感染新冠病毒。

    更让人细思极恐的是,天天恶炒“实验室泄漏论”的美国,却拼了命也想死守住自己的实验室泄漏秘密。

    疫情暴发后,有着“731血统”的美军生物武器研究黑历史被广泛曝光。

    大量资料显示,美军德特里克堡基地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多个生物实验室长期从事冠状病毒研究和合成改造,且发生多次严重安全事故。但美国从未向国际社会和本国民众做出认真交待。

    美军德特里克堡基地

    此后,来自各方面的新线索和新证据仍在源源不断地出现。

    就在今年2月,意大利、印度、瑞士和美国的七名学者在学术期刊《前沿》联名刊发学术论文称,他们通过研究发现,在影响新冠病毒传染能力的刺突蛋白基因序列中,有一小部分基因片段与美国新冠疫苗生产商莫德纳公司拥有专利的一个基因序列中的部分片段相同。

    《前沿》期刊网站截图

    此次俄乌冲突中遭“意外”曝光的美国在乌克兰生物军事项目,再次将美国“生物威胁”放大到了世人眼前。

    自3月以来,俄罗斯政府和军方多次召开专题发布会,揭露了美国在乌克兰资助开展的一系列以候鸟、蝙蝠等动物为研究对象,涉及高致病性禽流感、鼠疫、炭疽、冠状病毒等病原体的生物科研项目。

    塔斯社报道截图

    美国自己公布的信息还显示,美国在非洲、欧洲、亚洲等地的30个国家共资助了约336个民用和军用生物实验室。

    在一些地区,美国的生物实验室高度集中,而且数量仍在不断增加。

    在联合国安理会今年举行的生物安全问题会议上,美国在乌克兰乃至全球从事生物军事活动的相关文件得以公布。

    更值得警惕的是,在已有183个国家签署联合国《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今天,作为重要存约国的美国却以“生物领域不可核查”为由,单方面退出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长达20年之久,且至今一直独家反对重启谈判。

    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官网截图

    美国的逆流而动,导致生物武器多边核查机制迟迟无法建立,为全球生物安全留下致命隐患。

    面对俄方提出的大量证据和国际社会澄清真相的要求,美国却一直试图转移视线,甚至反咬一口,把正当的质疑说成是“虚假信息”。

    “你好印度”网站: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近日发表署名文章指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美国打着“和平”的幌子对最危险的病原体进行实验,“以便制造生物武器”。

    全世界都看见了,美国是疫情发生以来病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也是向外扩散病毒最严重的国家。

    然而,美国疫情暴发和早期传播情况至今仍是一笔糊涂账,美国政府更是不择手段阻挠相关调查。

    从国内到国际,美国如此费尽心机地欺骗、阻挠、抹黑,究竟想要隐瞒什么?

    对此,美国《名利场》杂志早在一年前就道出了真相:美国国务院内部有人警告不要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调查,否则可能打开“装满蛆虫的罐子”。

    美国《名利场》杂志报道截图

    来源:环球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