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中心
  • 支持与服务
  • 支持与服务

    你的位置:恒大化工 > 支持与服务 >

    媒体还在热议空间站为什么用全中文!外国宇航员却将登上天宫!

    发布日期:2022-07-28 20:43    点击次数:55

    问天实验舱成功发射后有两个事件可谓是引发了多个媒体的关注,一个是有大佬把一年多前天宫空间站核心舱发射后,Quora(外国知乎)上讨论“中国空间站上到底该不该用中文”这个话题翻出来了,瞬间引爆了中文网络,而且似乎还有外溢之势!

    另一个则是据《中国日报》报道,挪威奥斯陆大学的研究员特里西娅·拉罗斯(Tricia Larose)博士在推特上发文称,她或将在未来登上中国空间站执行为期31天的任务。

    Tricia Larose博士

    空间站都是中文:为什么不能用中文?

    这还真是个老问题,只2021年4月29日天宫空间站核心舱发射后,央视的画面显示天宫空间站内所有操作界面与标记都是中文,结果有朋友在Quora上提了一个问题:

    这个标题的意思是:“在新发射的太空船上只使用中文,这是否证明了这个国家是超级自我封闭的,他们正在通过使用一种非通用语言来摆脱来自其他国家的科学家?”

    相信各位看到这个标题时一定非常无语,这是中国人的空间站,为什么不能用中文?而且还扣上了自我封闭的帽子,种花家可是要提醒各位,国际空间站早就在2011年就被美国国会通过的《沃尔夫条款》给关在门外了,而我国官方却一直表示欢迎全球宇航员访问天宫,到底谁更封闭?

    所以大家就有话要说了,网友都是人才,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其回答角度估计大家都想不到,从个角度考虑问题,直接让提问者无话可说:

    这位是马Jerry,不是杰克马哈,相信他的回答说出了大家憋在心中的那句话,我的地盘我做主,不要以你们西方的傲慢来指责中国人在空间站内用中文!

    这位大佬是了解中美恩怨的,美国都已经禁止中国进入国际空间站了,居然还要指责中国人在天宫用中文,这种奇葩思维,连外国人都看不下去了!

    这位大佬表示中国已经是全世界最先进的国家之一,而且中文是全球使用最广泛的语言,似乎从这标准看,中文才是全球标准?

    这位老兄就直接给出了数据,说英文的人才占全球4.9%人口,而中文则达到了11.9%,到底谁更多,一目了然!

    回答真是五花八门,但大家说得都很有理,不过大家却没有点出一个最关键的理由,空间站和飞船的传统设计用的都是本国语言,无论是美国还是俄罗斯,还是后起之秀的中国,而美国的英文刚好是目前全球使用的标准语言之一:英语,记住,只是之一哦,另外几种分别是:阿拉伯文、中文、法文、俄文和西班牙文。

    相信看过《地心引力》的朋友一定对好莱坞拍摄的中国神舟飞船操作界面记忆犹新,特别是女主面对神舟飞船全中文操作界面时一脸懵逼的样子时,直接成为了大家的笑点,而女主则经过俄罗斯航天局的宇航员要求严格训练,因此她以联盟号飞船的功能按钮位置操作分离了飞船中国空间站的对接,最后则是飞船和推进舱分离,重返大气层:

    这个界面是有来头的,就是联盟号飞船最新版本的操作界面,连位置与定义都一模一样,当然联盟号飞船上的操作界面就是俄文!

    各位可以仔细比对下,是不是复制粘贴?因为好莱坞摄制组很容易拿到联盟号飞船的操作界面,爱上你等于爱上寂寞但神舟飞船的操作界面却似乎从来没有公开过,而据坊间传闻,中国神舟飞船参考了联盟号飞船的设计,因此想当然的使用了联盟号的界面直接翻译过来。

    这应该是一种高级黑!其实中国的神舟飞船只是外形上和联盟号飞船有些相似,但技术和操作却完全没有所谓的继承关系,当然操作界面也是根据我们自己的习惯设计的,所以用联盟号的操作界面翻译过来,是不是在揶揄我们复制俄罗斯的飞船?

    美国人不敢指责俄罗斯为什么用俄语,反过来俄罗斯还在国际空间站上用俄罗斯标准,比如飞船对接口,俄罗斯一直使用自己的APAS-89/APAS-95标准,导致美俄空间站接口不得不使用一个转接口(IDA国际对接适配器,将APAS-95转换为NASA 对接系统(NDS)),俄罗斯一直到现在都不接受美国人倡导的IDSS(国际对接系统标准),当然美国也不会接受俄罗斯的标准,宁愿造一个转接口也不向俄罗斯妥协。

    所以天宫空间站上用中文有问题吗?

    不得不说,这全中文操作界面看着就是舒坦,就像我们在某个不太熟悉的配置界面,尽管用英文似乎也没啥障碍,但在关键步骤操作时遭遇一个略有歧义的定义英文就懵逼了,得思考下到底该怎么办,然而母语一定没问题,对于语境、语义理解那是太熟悉不过了,所以用中文,靠谱!

    天宫核心舱操作界面中文界面

    问天实验舱设备中文界面:高清大图,可以放大看

    空间站都是中文:到底该怎么学?

    空间站使用全中文界面,有朋友认为这是不是对外国宇航员不友好?其实这个问题在俄罗斯朋友看来,简直就是找骂,你要上俄罗斯的飞船,进俄罗斯的空间站却不想学俄语,那么你一定不尊重俄罗斯,滚蛋吧,俄罗斯不欢迎你!

    这就是鹅毛的风格,所以我们就不能有点俄罗斯的勇气?想要进中国的飞船和空间站,那就得先学中文,我们可以组织培训学习环境,衣食住行都安排得非常合理,而且还将经历东方特色的学习旅程,不过很抱歉,得先把学费交一下!

    美国还意识不到危机所在,但欧洲已经先行一步了

    才上任11天的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公司总经理-尤里•鲍里索夫于周二(7月26日)宣布,俄罗斯将于2024年后退出与西方的国际空间站 (ISS) 项目:

    “the decision to withdraw from this station after 2024 has been made,”“2024年后退出该电站的决定已经作出,”“I think, by that time, we’ll start putting together a Russian orbital station,”“我认为,到那时,我们将开始建造一个俄罗斯轨道站。”

    在日前举行的克里姆林宫会议上,鲍里索夫这样向普京报告,决定已经作出,俄罗斯将全力建设自己的空间站。

    美国其实完全有能力建设一个空间站,但问题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要突然规划一个空间站,以美国目前的技术能力完全没问题,但经济条件实在不太允许,所以俄罗斯假如玩真的,美国还真有点尴尬。

    要让全球“第一”,而且还屡次提议禁止中国进入国际空间站的美国和中国合作,似乎完全拉不下面子,但欧洲似乎并不这么想,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上的空间站是美国造的还是俄罗斯造的又或者是中国造的都没问题,反正欧空局目前是没有能力搞载人航天计划的。

    所以欧空局早就在和中国航天合作,建立了非常细致的宇航员培训计划,而且欧洲航天局也已经有多名宇航员参加了中国的航天员训练,2017年7月媒体报道,欧洲航天局的宇航员萨曼莎·克里斯托福雷蒂和马蒂亚斯·毛雷尔将于8月赴华参加为期10天的训练。

    目前其中一位参加训练的宇航员Matthlas Maurer目前就在国际空间站上执行任务,他在不久后很有可能登上中国天宫空间站。

    而美国智库也在提醒NASA,尽管NASA试图以拒绝交流封堵中国航天的发展,但中国航天完全没有受此影响,从载人航天到深空探索,中国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而就在美国最擅长的空间站项目上,原本在和美国合作的盟友纷纷开始与中国联系,未来树倒猢狲散的局面也许不会出现,但小弟们两边下注的情况一定会让NASA非常难受。

    延伸阅读:拉罗斯登上天宫空间站,怎么会是31天,坐的是啥飞船?

    拉罗斯将在2025年登上中国天宫空间站的文章是笔者写的,可能发得太早,在各大媒体上根本就不太推荐,因为没有官网下场!

    就在7月27日,《中国日报》终于注意到了这个话题,官网发布了关于Tricia L Larose博士登上天宫的新闻,这下各位发挥吧,有官方媒体背书了!

    原本Tricia L Larose博士只是发了一条非常具有内涵意味的推文,淡淡的表示她将使用问天实验舱的这些设备31天,敏感的网友们立即就发现了这个宝藏,而种花家也是顺着这条线索翻到了Tricia L Larose博士在2020年的论文:

    这是一个欧洲多国科学组织:挪威奥斯陆大学和挪威科技大学、法国国际太空大学、比利时核研究中心、,阿姆斯特丹弗里耶大学以及荷兰的哈布雷赫特学院发起的研究项目:“太空肿瘤”研究。

    未来将以中国天宫空间站的宇宙辐射作为癌症的潜在诱发因素,并利用微重力环境作为潜在治疗方法,天基癌症研究的进展有可能将会改善肿瘤学中的带电粒子治疗,造福地球上的癌症患者。

    而在登上天宫的时间,根据研究计划的进展将会是2025年,不过有消息表示可能是2026年,目前Tricia L Larose博士正在以载荷专家的身份展开训练,面对全中文的问天实验室,请问Tricia L Larose博士会不会学中文?

    估计这是一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想上中国空间站,学中文是必然的,而且在2023~2024年的某个时刻,一定会参加中国航天组织的外国宇航员训练计划,届时各位就知道了。

    为什么全程是31天?

    目前我国天宫空间站轮换间隔是3个月和6个月,神舟十二是3个月,未来都是6个月,那么Tricia L Larose博士的31天是怎么来的?

    种花家估计Tricia L Larose博士很可能在两艘飞船的轮换重叠的时间里上天宫空间站的,比如她从神舟N号登上天宫,然后在神舟N-1号返回地球,为什么是-1,各位考虑下哈!当然这个仅仅是个人猜测,各位不必当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