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新闻中心
  • 支持与服务
  • 支持与服务

    你的位置:恒大化工 > 支持与服务 >

    弟弟不幸离世后,哥哥将弟妹娶进家门,云南小伙韩付平的跌宕人生

    发布日期:2022-07-18 10:43    点击次数:54

    “哥哥娶弟妹?还有这种事?他们怎么做得出来的!”

    “他们还生了个瘸腿女娃,也是可怜的狠哦!”

    “谁晓得弟弟死了之后,老婆就嫁给自己哥哥了,哎!”

    “弟弟啊,对不起。哥哥不知道你会不会埋怨我,但走到这一步确实是迫不得已。”男人跪在弟弟的坟前说了这样一番话。

    在他面前还放着一碗酒和一碟弟弟生前最爱的卤肉,声泪俱下的男人就这样在弟弟坟前言语了许久。

    之后起身喝了一口碗里的酒,将剩下的酒全洒在了弟弟的坟头上,擦干脸上的泪痕后便转身离开了。

    在娶了自己的弟媳之后,这个男人也是招来了许多耻笑,周围的邻居经常在他的身后悄悄议论他,对着他的家人指指点点。

    但这个男人从未为自己辩解过什么,他对这样的一些言论也总是置若罔闻。难道他是因为自己做了这样的“丑事”心虚了吗?

    他和弟媳的结合又是否真的像人们所想的那样是一种不正当的关系呢?他的家庭中究竟发生了哪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呢?

    这个男人名叫韩付平,于1967年9月18日出生,他们家祖上几辈人都是靠种田为生的农民,一家人居住在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的一个偏远山村。

    那个时候文化大革命的浪潮正席卷着整个中国社会,许多地区的农民都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甚至许多人为了活下去要靠树皮和草根来充饥。

    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下,农民无疑是最苦的那群人,因此韩付平的家庭时时刻刻都在面临着忍饥挨饿的风险。

    俗话说这农村的人向来是“越生越穷,越穷越生。”如此的恶性循环让许多家庭的处境都越发的艰难,韩家也不例外。

    在韩付平三岁那年,他的父母又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韩付安,希望这兄弟俩能平平安安。

    大人们的希冀总是美好的,然而现实却将这个家庭推到了一个难捱的局面中。

    由于吃不饱饭,韩付平的母亲并没有奶水去喂养他的弟弟韩付安,家里的经济条件让奶粉更是成为了一种奢望。

    为了让孩子活下去,只好用一些米汤来喂养,然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韩家两兄弟总是一副面黄肌瘦的样子,个头也十分的矮小。

    等弟弟韩付安大一些以后,韩付平就开始带着他到处找吃的,山上的野菜,野果,只要是能吃的东西兄弟俩可以说是都尝过。

    但那个时候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关键阶段,这些食物无论如何也填不饱他们的肚子。

    没有办法的韩付平只能挖一些草根和树皮来充饥,但即便是这样的“吃食”也是有限的,韩付平便经常自己挨饿,尽可能地把仅有的一些食物让给弟弟韩付安。

    就这样,兄弟俩总算是度过了那段最艰辛的日子,渐渐地开始长大了。但他们的家境并没有出现什么好转,依然是过着捉襟见肘的生活。

    他们的母亲不忍心看着两个儿子受罪,便去跟亲戚好友借粮食,但这个做法显然不是长久之计,时间久了反而会招来他人的厌烦。

    两兄弟的衣服也是从来没穿过新的,都是他们的母亲从别人手里捡过来的破衣服,缝缝补补之后再给两兄弟穿。

    在韩付平母亲的一双巧手之下,一些破布烂絮也能变得跟新衣服一样。“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一件衣服往往是韩付平穿小了再给弟弟穿,弟弟再穿一段时间就烂了,兄弟俩落魄的样子着实让人有些心疼。

    日子就在这样贫穷的光景中一年一年的过去,韩付平转眼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小伙,他看着弟弟已经渐渐逼近自己的身高,觉得不能再让弟弟那样受委屈了。

    作为家里的老大,他毅然决然地承担起了养活这个家庭的重任,他要靠自己的双手在外面奋斗出一片天地,给这个破旧的家庭换上一副崭新的面貌。

    带着满腔的希望与热血,16岁的韩付平离开了家,踏上了外出打工的道路。

    没受过多少教育的他只能从事一些体力活,他用自己稍显稚嫩的身躯默默忍受着那些来自身体的苦痛,受了委屈也从不抱怨。

    虽然挣得不多,但好歹是让生活有了一丝希望。韩付平将自己为数不多的工资几乎都寄给了家里,自己只留下一小部分供日常的吃饭所用,这个16岁的男子汉,为这个家庭付出了太多太多。

    在韩付平的巨大牺牲之下,弟弟韩付安怎么也不愿意再读书了,他也想像自己的哥哥韩付平那样,用自己的双手去开拓出自己的一片未来。

    于是在韩付平出去没几年后,韩付安就跟他一起外出务工了。韩付平为了弟弟的前途着想,还屡次劝弟弟回学校去读书,但弟弟却说什么都不愿意。

    “我不能看着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受苦,我现在也有力气了,我和你一起干。”

    看着目光中充满了坚定的弟弟,韩付平心中充满了欣慰,他也知道弟弟心意已决,便不再劝阻弟弟,带着他一起出门务工了。

    经过几年的艰苦奋斗,兄弟俩渐渐有了一些积蓄,家里那“破烂一般”的光景也有了不少好转,这个时候又一个难题摆在了这家人的面前。

    此时的两兄弟都已成年,韩付平已经24岁,而弟弟韩付安也已经21岁,兄弟俩早已到了该成家立业的年纪。

    但显然这个家庭并没有能力去建立两个新的家庭,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一般都是老大先成家,这是大众都普遍认可的道理, 梦幻西游黄鹤楼父母也开始为韩付平物色一个能勤俭持家的贤惠女子。

    但韩付平这个人天生就对自己的弟弟比较疼爱,他未经多少考虑,便决定将娶媳妇的这个机会让给自己的弟弟韩付安。

    韩付平觉得弟弟从小就没过上什么好生活,还没等成年就跟着自己四处奔波务工,其间更是吃了不少的苦头,所以他决定把这个拥有幸福的权力让给弟弟。

    就这样在哥哥和父母的操持下,韩付安在自己21岁那年娶了媳妇,成立了自己的家庭。

    韩付安的媳妇名叫罗世会,是附近村里的人,不仅相貌十分的清秀,更是从小学得一手勤俭持家的好本领。

    就这样韩付安和罗世会开始了自己平凡但幸福的生活,平时韩付安外出打工,罗世会就把家里的一切收拾地井井有条,二人合力将自己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婚后没两年,韩付安和妻子便拥有了他们爱情的结晶,罗世会为他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后来又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

    年纪轻轻的韩付安便已儿女双全,虽然日子过得并不怎样好,但一家人和和美美地在一起便是一种幸福。

    韩付安的脸上也总是有着一丝幸福而踏实的满足感,韩付平看到弟弟如今的幸福模样,心里面也是充满了欣慰。

    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已年近三十的韩付平如今依然是孑然一身,无论是他的年纪,还是他家庭的那个条件,似乎都不再有能让他成家的可能了。

    为此他的父母常常感叹不已,弟弟韩付安也十分心疼自己的大哥,但韩付平对此却习以为常了一般。

    我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看着弟弟幸福就行了,一个人过也是过。这一句句朴实无华的话语却暖到了所有人的心里。

    原以为生活就会从此波澜不惊地这么过下去,但一场意外却降临在了韩付安的儿子身上。

    韩付安的儿子名叫韩油宝,生得是十分的聪明伶俐,但就是不爱听话,大人们常常一个不留神这个孩子就跑走了。

    韩付安和妻子也只当这孩子贪玩,并没有将他的这个特性放在心上,却不料因为韩油宝的好奇心发生了意外。

    2002年10月的一天,韩付安的儿子韩油宝趁着家人不注意竟然爬上了自家的房顶,等到家人发现后为时已晚,韩油宝脑袋朝下就这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直接导致原本聪明伶俐的韩油宝变得痴傻起来,甚至连自己的父母也不认识了。

    韩付安急忙带着儿子前往医院诊治,医生通过脑部CT这么一看,韩油宝的后脑受到了极为严重的损害,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很有可能沦为一个智力有障碍的人。

    但治疗费用对于这一家人来说,无疑是一笔难以承受的巨款,作为父亲的韩付安不忍心看着儿子沦落到那样的境地,当即决定出远门打工。

    韩付安听说山西的煤矿工人工资特别高,简单收拾了下行李便赶了过去,但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份工作的危险,一心只想着能多赚一些钱为儿子治病。

    没想到的是,这份救子心切的心情反而害了他,2003年3月22日,好不容易在一个矿场找到稳定工作的韩付安在地下遭遇了塌方,年仅33岁的他就这样死在了矿井中。

    韩付安的死讯传回老家后,他的妻子罗世会当场就哭晕了过去,这个受传统思想教育长大的女人。

    相夫教子成了她思想中根深蒂固的东西,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的她,除了务农并无任何可以谋生的手段。丈夫的猝然离世毫无疑问给她带来了难以承受的打击。

    除了受伤等待治疗的韩油宝外,韩付安的家里还有一个十岁大的女儿以及一个三岁多的小儿子。

    这个处境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不可承受的,罗世会除了整日以泪洗面之外再也想不到任何办法,她没有能力去抚养自己的三个孩子,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继续活下去。

    在韩付安的家庭遭受重大打击的时刻,依然是哥哥韩付平站了出来。他不仅拿出自己的积蓄给韩油宝治疗,还承担起了对另外两个侄子侄女的照料。

    韩付安是为了救治自己的儿子遭受了意外,韩付平在悲伤的同时,也决心帮弟弟促成他未竟的心愿。

    他为了弟弟的家庭能够继续维持下去,可谓是倾尽了自己所有的财力物力,韩付平的付出让这个家庭看到了一丝希望。

    韩付平在对自己的侄子侄女们上心的同时,也对自己的弟妹表达了深刻的同情与安慰。

    他知道弟媳的难处,不仅给罗世会的家里备足了米面粮油,还设身处地地安慰起了自己的弟媳。

    ”弟弟走了,你不要怕,这个家还有我呢!孩子们我会照顾,你自己也要有信心继续活下去。“

    韩付平诸多无私的举动和温暖的话语让笼罩在这个家庭上的阴云开始逐渐散去,罗世会也开始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她也开始为了自己的几个孩子振作起来。

    韩付平的种种举动挽救了自己弟弟濒临破碎的家庭,也让他走入了弟媳一家人的视野。

    罗世会的娘家人在得知了韩付平的无私举动后,都深深佩服起了这个重情重义的男人,他们一致认为这个男人踏实可靠,是个难得一遇的好男人。

    在这样的认可态度的推动下,罗世会的娘家人也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们想让罗世会嫁给这个善良的男人。

    这样的想法是好的,但在世俗的眼光中,哥哥和弟媳的结合多少有些”不伦“的意味在里面,尤其是韩付安刚去世没有多久,这样的举动怕是会招来许多非议。

    罗世会对于此事并未表现出多少抗拒,在她的认知中,找到一个靠得住的男人来撑起自己的家庭是早晚的事。

    现在自己丈夫的哥哥显然是最合适的人选,不仅不用再花时间去了解,生活上也不用担心能不能合得来。

    另一边韩付平在得知这个消息后,表现出了极大的犹豫,他内心是接受这个建议的,因为他一个人孤身多年也渴望能有一个自己的家。

    但是当这个结合的对象变成自己的弟媳时,他或多或少的都有了一些犹豫,他深知流言蜚语会给一个丧父的女人带来多么沉重的打击,正是害怕弟媳罗世会遭受这种伤害,他才艰难的犹豫着。

    可转念一想,弟弟留下的三个孩子都需要照顾,他三天两头地往弟媳家跑更是会引来非议,与其这样被怀疑,不如就光明正大的结合在一起,也方便一家人之间的照顾。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韩付平做出了自己的决定——迎娶自己的弟媳。下定决心后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来到弟弟的坟前,于是便有了我们开头所说的那一幕。

    在这样看似荒唐实则暖心的举动之下,一个崭新的家庭诞生了。韩付平正式接过了自己弟弟的这个家庭,将一腔心血都倾注到了罗世会和孩子们的身上。

    从那以后,韩付平在外打工赚钱,罗世会便在家照顾几个孩子,在他们两人的齐心努力之下,日子渐渐好了起来。

    2008年1月,罗世会为韩付平生下了属于他自己的孩子,韩付平为自己的女儿取名韩由香,这个美丽的女孩的出生让整个家庭变得更加和谐。

    但似乎命运给这对苦命的兄弟下了诅咒一般,让童年饱受苦难的他们日子也始终没能过得舒坦。

    韩由香的出生让韩付平第一次体会到了做父亲的喜悦,但这股喜悦却被阴影给笼罩着——韩由香身体存在先天性残疾。

    可怜的韩由香一出生便与别的孩子不同,她的脚严重内翻,这种症状在医学上被称为先天性马蹄内翻足。

    但好在这种病并不是什么不治之症,经过手术是可以恢复正常的,但是家庭的条件已经不具备治好这种病的能力了,再加上一个患病在床的韩油宝,生活的重担再一次压在了韩付平的身上。

    无奈之下,韩付平只好先将女儿韩由香带回了家,从此他开始更加拼命地工作,白天在工地干活,晚上还要出去给人搬家。

    在这样高强度的劳动之下,韩付平的身体开始出现了许多问题,不仅时常感到力不从心使不上劲。

    而且身上有些地方疼起来更是难以忍受。饶是如此,韩付平依然在默默咬牙坚持着,他甚至不愿花一点钱去买止疼药。

    随着年龄的增长,韩付平的疲态也开始逐渐地显露出来,常年从事体力劳动落下的伤也一个个的冒出来,这个男人第一次感受到了发自心底的疲惫。

    但随着侄子韩油宝的病情恶化,以及女儿韩由香病情的迫切,他再累也不敢歇息片刻。

    他既不能苦了自己弟弟的孩子,也不能辜负了自己的亲身女儿,便只能把所有苦痛抗在自己的肩上。

    生活从未给过韩付平什么惊喜,但给了韩付平一个懂事乖巧又努力的女儿。

    韩由香体会到了父亲的难处,因此她从未向家里提过什么要求,反而异常用功的读书,不仅学习名列前茅,还因为其出色的运动天赋被陕西省残疾人皮划艇队所选中。

    在皮划艇队训练的那段时光里,韩由香通过自己的努力斩获了不少奖项,甚至在全国残运会的舞台上获得了500米单人划艇的季军。

    女儿的这一成就让韩付平深感自豪,也更加坚定了他要治好自己女儿的病的心愿。

    在一些好心人的帮助下,韩付平将自己的侄子韩油宝送往了当地的精神病院接受治疗,另一边他也开始四处筹集女儿的手术费用。

    在韩由香参加完残运会后,她也是躺上了手术台,开始了自己康复之路上的第一次手术,术后韩由香的恢复状况也让医生们感到欣喜。

    照着这样的恢复进度,再通过几次小手术韩由香就可以恢复正常人那样的行走了。

    这一好消息让韩付平十分高兴,但他也知道自己再也没有任何积蓄了,而且外面还欠了一屁股债。

    靠他如今的身体状态也很难再维持那些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一家人看似有了希望,实则陷入了更大的困境之中。

    韩付平已经五十岁了,这个从不向命运屈服的男人此刻也有些手足无措,他望着眼前的女儿,再想想病情恶化的侄子,两行热泪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流了下来。

    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太多风霜,奔波劳累的大半生的他并未抱怨自己的处境,这个刚毅的男人只是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自责,他恨自己没有能力照顾好一家人,也恨自己辜负了弟弟。

    命运也许会坎坷万分,但终究不会辜负一个努力拼搏的人。韩付平的故事很快便传了开来,许多公益组织和好心人都纷纷找到他,为他的家庭送去温暖,并发起了社会性的公益捐助活动。

    在这件事”发酵“起来以后,不断涌现出一批又一批的善良人士,他们一点一滴的为韩付平筹措了不少善款。

    在社会各界人士的帮助之下,韩油宝被送往了省城的精神病院免费接受治疗,韩由香的手术费也凑齐了。

    看着病床上露出笑脸的女儿,韩付平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他和妻子也开始期待着侄子和女儿康复的那一天。

    在弟弟的家庭遭受灭顶之灾的打击时,韩付平义无反顾的承担起了弟弟家庭的一切,这份大爱让闻者无不为之动容,相信他未来的日子一定会灿烂无比。